全部文章 | RSS订阅 | 排版阅读提示,本文关于: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网景公司,网景浏览器,marc andreessen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名人访谈 > 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网景公司,网景浏览器,marc andreessen
03月23日

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网景公司,网景浏览器,marc andreessen

出自 : 创业网 | 分类 : 名人访谈 | 超过 人围观 |

   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网景公司,网景浏览器,marc andreessen

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网景公司,网景浏览器,marc andreessen

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是个充满灵感的风险资本家,他曾发明首款主流互联网浏览器网景,并通过投资Twitter和Facebook赚取财富,成为硅谷中的“哲人王”。在科技界面临激烈争论的今天,安德森成为最大的啦啦队长,也是未来主义的坚定支持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经典语录】

》我认为现在有两种硅谷人。一种人曾经历2000年崩溃时的硅谷人,一种是人没有那段经历的人,他们之间的心理完全不同。那些2000年时留在硅谷的人,身上如同留下疤痕。

》我的意思是,我始终保持乐观,特别是对新的想法持乐观态度。在我提出某个新想法时,我通常不会去问“它会成功吗?”,而是去问“如果它成功会如何?”

》他们在经济衰退期间成立公司更容易,因为更少泡沫,更容易雇到人,竞争者更少。而在经济繁荣时期,企业家们却很难成立公司,因为每个人都很激动很兴奋,有太多钱资助边缘公司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NO】CYXF1-456;参考时间2014年10月

导语:安德森日前接受《纽约杂志》专访,谈及1994年的硅谷、当前科技公司存在的种族与性别多样性、科技发展的未来等等。


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初来硅谷如“一潭死水”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很喜欢这样的时刻:在你第一次见到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的时候,他曾问过你“网景是什么?”

安德森:的确,他不知道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在你开发出网景时,扎克伯格依然在上中学。在一个发展如此迅速,10年内即可创造出新的集体记忆的行业,你的感觉如何?

安德森:我觉得它实在太棒了。举例来说,我认为现在有两种硅谷人。一种人曾经历2000年崩溃时的硅谷人,一种是人没有那段经历的人,他们之间的心理完全不同。那些2000年时留在硅谷的人,身上如同留下疤痕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你1994年就来到硅谷,当时那里是什么样子?

安德森:当时的硅谷就如同一潭死水。20世纪80年代,硅谷曾经历PC繁荣期,苹果、英特尔以及微软等公司纷纷在西雅图成立。随后,美国经济在1988年和1989年陷入衰退,当时正处于日本快速崛起十年之后。硅谷曾有短暂的辉煌时刻,但日本几乎接管了美国的一切。那时美国经济急剧衰退,如果你拿起报纸,上面只有无尽的悲哀和痛苦。在美国,技术发展和经济增长都陷入停滞状态。所有美国孩子都成为“X一代”中的懈怠者,他们没有野心,不想做任何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你做了什么?

安德森:当时我去上大学,并于1994年来到处于休眠状态的硅谷。高中时,我以为自己会去学日语,然后进入技术领域工作。我最大的感想是我错过了硅谷繁荣期。硅谷20世纪80年代最繁荣,而我来这里太迟了。但是当时,我可能是最乐观的人。我的意思是,我始终保持乐观,特别是对新的想法持乐观态度。在我提出某个新想法时,我通常不会去问“它会成功吗?”,而是去问“如果它成功会如何?”

这种乐观心态帮我保持努力工作的态度,因为当时很容易就让人滑向其他方向。我记得eBay成立时,我还曾想:“不去,不就是个跳蚤市场吗?人们的车库里堆积了那么多垃圾,谁想要那些破烂儿?”但是那些早期投资eBay的人称:“让我们忘记它是否会成功,可是如果它真的成功会如何?”如果成功,那么你会首次获得一个全球性的贸易平台,你会得到大量各种各样的产品,你会发现一个真正价值发现的所在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但显然,你不相信eBay能成功。

安德森:对。有人属于怀疑论者,而有人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。而我至少可通过过去20年的工作经验向你证明:如果你以乐观心态下赌注,通常你会赌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另一方面,如果1999年有更多怀疑论者存在,人们可能保住他们的退休金。怀疑论者在科技行业也会发挥作用吗?

安德森:我不知道那会带给你什么,让我们这么说吧:如果你认为过去100年间,有某段时间一切都是稳定而未加改变的,那可能是对的。可是那实际上是不可能的,怀疑论者总是错的一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投资之手伸向多块蛋糕


《纽约杂志》:今天的硅谷文化很像20世纪80年代的华尔街。

安德森:那恰是它的优点和缺点。但是你从企业家那里至少可以听到一个更好的消息,他们在经济衰退期间成立公司更容易,因为更少泡沫,更容易雇到人,竞争者更少。而在经济繁荣时期,企业家们却很难成立公司,因为每个人都很激动很兴奋,有太多钱资助边缘公司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在今天的科技界,有多家大科技公司,Facebook、谷歌(微博)、亚马逊以及苹果等。你认为今天的初创企业中,有哪些可成为它们那样的科技巨头?

安德森:都有可能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作为一名投资者,你的手伸向许多“蛋糕”。

安德森:当然,你要将所有的爱公平地分给所有的孩子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有一件事你似乎真的非常享受,至少在Twitter上,你喜欢挖掘经济学家保罗·克鲁格曼(Paul Krugman)等人的悲观预测,比如称互联网即将成为下一个传真机。

安德森:这正是科技行业所经历的。尽管感觉有些怪异,但实际上它是美国文化的核心。你读过法国历史学家亚力西斯·德·托克维尔(Alexis de Tocqueville)的著作吗?美国文化核心中有一个悖论:理论上,我们喜欢变革,可是当变革真正发生时,会受到强大阻力。在通常情况下,我们喜欢变革,但我们不喜欢特定情况下的变革。美国人都曾经历这样的场景,总会有人说一件事“很烂,不会成功,太蠢!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媒体肯定比你更怀疑技术。

安德森: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文化批评主义,尽管我对许多观点不支持,但我认为有些观点值得思考,比如技术正耗尽所有工作吗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我注意到你不喜欢历史学家吉尔・莱波雷(Jill Lepore)在《纽约客》杂志上发表的“颠覆式创新”文章。

安德森:里面缺少分析内容,更多的都是原始的尖叫。让我最疯狂的争论经常出现在3年前,当时革新几乎已死。对于泰勒·考恩(Tyler Cowan)的《大停滞》

(The Great Stagnation)一书,芝加哥经济学家罗伯特·戈登(Robert Gordon)称:“书中内容几乎都是陈词滥调,怎么可能与工业革命相提并论?将不再有更多经济增长。”坦白地说,我宁愿批评技术对世界影响太大,也不愿意技术变得无关紧要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从文化批判角度来看,我们似乎已经达到硅谷的巅峰时刻,特别是在美国HBO的电视剧中。

安德森:我认为电视剧中的场景未必有可能发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但那是对你这样的人的嘲弄。

安德森:令人感到惊奇,准确地说是讽刺,我们这里从未发生过那样的事情,我认为电视剧中的每个角色的现实人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对风投资本家的描述似乎不太好。

安德森:那些人实际上是存在的,我认识一个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是谁?

安德森:我不能说,但我很了解他,我喜欢与他聊天。他与电视剧中描述的一个人物很像。

驳斥硅谷多样性批判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对硅谷的批判很多都聚焦在多样性问题上。以Twitter为例,其90%的技术员工都是男性,而且超过50%都是白人。

安德森:我认为这些讨论是完全有效的,但我不同意里面的部分观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你的观点是?

安德森:我认为批判硅谷公司存在故意的、系统性的歧视是错误的,有两个理由支持我的观点。第一,这些公司就像联合国。所有的多样性研究都显示,工程部员工中70%是白人和亚裔。当你实际上在硅谷公司工作时,你会发现这里都是美国人,但也有俄罗斯人、西欧人,包括法国、德国以及英国人。也有中国人、日本人、韩国人、泰国人、印尼人以及越南人等。这些人来自不同的国家,也就有不同的文化。相信系统的歧视模式,你就必须相信我们正歧视根本没有受到歧视的特定人群,而种族与宗教的范畴通常都太广。由于巴基斯坦人,我们可能看到自己公司中穆斯林员工比例太高。

第二,我们的公司都渴求天才加盟。这些公司就如同躺在沙滩上喘息的人,因为他们无法找到适合公司岗位的足够人才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那么如何解释这些数字?

安德森:有两个基本问题导致许多人相信歧视的存在,我认为首先需要解决这个问题:教育的不平等性。你可能属于中上层中产阶级,进入斯坦福等名校就读,享受到绝好的技术教育,你的教授非常看好你,然后你就来到了硅谷,你有适合的技术,为此你会像金子那样发光。当然,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无法接受这种教育,包括大部分非美国人以及美国人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你相信硅谷精英的理想吗?

安德森:当然,但我认为这个理想现在由两部分组成:一是教育技术发展,另一个是访问互联网。我认为这部分最有意思,如果你认识合适的人,如果你能访问网络,你可能会从事精英工作。风险资本家们如何制定投资决定?我们会从认识人开始。如果你不认识Facebook的招聘人员,你如何能获得一份工作?如果你不认识风险资本家,你如何能筹集到资金?我们认为访问可以扩大网络访问量,每个人都可能为其访问的网络做出贡献,那也就是我们正在努力进行的工作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我们主要谈论种族多样性,但是性别多样性也……

安德森:对,理由同样如此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那么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·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)根本无需写书?

安德森:我认为桑德伯格的书很棒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但你认为里面存在系统性偏见。

安德森:我不会猜测桑德伯格在书中说了什么,我们总是一直在引用书中的话。无论何时有人坐在我们的对面,都可以“向前一步,坐在桌子旁”(Lean in,sit at the table)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这句话已经成为“标语”,但我认为,那是因为人们承认女性更难进入科技界门槛所致。

安德森:我是安德伯森的“粉丝”,她完全有能力为自己发出声明。但我认为其书中想要表述的意思是,人们掌控自己命运的程度远比想象的更高。桑德伯格的书中用了很大篇幅阐述:“你可以做很多事情充实自己,你可以过来坐在桌旁。”

这是我对绝望的观点。没有足够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,每年斯坦福大学毕业多少名理科生?500人还是600人?然后我们去伯克利,那里可能有2000多名毕业生。但这依然不够,你可以看到各方依然在努力,比如谷歌正在进行的大动作,在学校中鼓励编码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你可能提及在线教育运动。但对我来说,问题是:谁在在线教育中表现最好?大部分都是自学成才者,他们发现那些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人实际上收获最少。

安德森:现在就作出判断还为时过早,因为我们依然处于这种技术开发的起步阶段。这就像批判DOS1.0一样,妄言其绝不会出现在Windows PC上。我们依然处于原始的试验阶段,我们不能使用过时的方法继续教育下一代。我们无法建立更多校园,我们没有太多空间、资金、教授等。如果你能去哈佛大学,就去哈佛大学。但是这不是问题,问题是对于印尼14岁的孩子来说,依赖于自给自足农业如何能够支付得起斯坦福级的教育,又如何能接受职业教育。

被人们真正低估的另一件事是娱乐产业经济对教育的影响。现在,MOOC(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)的产量很低,你需要录制教授在课堂中的讲义。但是随着项目推进,10年后,Math 101在线获得充分认可后会如何?如果每学期有100万学生参加学习,如果我们知道他们每人将支付100美元学费,每学期学费收入就高达1亿美元,我们愿意用多少预算开发课程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纽约杂志》:你可以雇佣詹姆斯·卡梅隆(James Cameron,美国导演)去做。

安德森:你可以聘用卡梅隆去做。或者在我们学习罗马帝国战争史时,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漫步在战场上,真实体验战争场景。在环球剧院重现莎士比亚原始剧本怎么样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自诩为自由主义者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们探讨下政治。像兰德·保罗(Rand Paul,美国共和党参议员)这样的政治家正试图吸引年轻人支持,他们支持Uber、Lyft以及Airbnb等颠覆传统产业的公司。这些公司在培育新一代自由主义者吗?

安德森:我猜我会这样说:如果你已经坐上Uber汽车,而且非常享受这种模式,你可能有点儿激进。你可能突然会想,为什么这样?你可能会发现,传统出租车公司过去50年的行为让人感到愤怒。你可能会说,政府监管是善意的、良性的以及恰当执行的。可是当人们进入现实世界后,他们才发现:“我还没有意识到。”

我最喜欢的事情发生在乔治·麦戈文(George McGovern)身上,他曾于1972年以“过度自由主义者”(hyperliberal)竞选总统。当然,他最后败给了尼克松。1992年,麦戈文给《华尔街日报》写专栏,讲述自己离开政坛后的故事。当时他在康涅狄格州买下一个酒馆,他说:“天啊,我还没有意识到。”他的意思是:我没有意识到已经实行了50年到100年的监管法规对小商业主实际意味着什么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母亲正将我小时候的卧室在Airbnb上出租。

安德森:显然,她是一位“无法无天的自由主义者”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曾听硅谷里的许多人提及一件事,特别是负责处理摩擦概念的工程师,从摩擦角度来说,民主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。

安德森:我也从许多硅谷人那里听说过,我不喜欢这句话。我也绝对不同意。有人用中国为例。如果中国想要建造一座大坝,需要转移100万人,他们会告诉100万人搬离,然后建造大坝,并取得进展。这似乎比美国体系更好?我们从未建造过大坝,因为我们从未让人们搬离。实际上,商业上也长期奉行这样的观点。理由是,如果你是商人,特别是担任CEO时,你需要以独裁方式经营公司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为何如此?

安德森:我认为美国体系实际上已经非常完善。我认为“国父”们都是天才,他们曾生活在高效政府之下。他们知道专制政府什么样,因此他们实行具有代表性的民主制度,以各阶层代表作为反对专制改变和暴民统治的缓冲。另一件我不喜欢的事情是直接民主。这种我们在加州实行的系统令人疯狂,你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暴徒负责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如果让你从无到有设计一个国家和政府,需要确保快速变化和最大收益……

安德森:我认为基本上与美国目前的设置相同。我会建立僵局系统,三权分立,两个党派,选区代表,选举团等都很好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认为美国政治体系没有问题?

安德森:有两种偏见我可能需要调整。一是开支,因为政治家都倾向于支持自己的开支计划,并极力反对对手计划以获取更多支持。在监管方面,政府不能只着眼于创造法律和监管制度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因此每年春天需要清理一次法律。

安德森:有人那样提议,每出台一部新法,就应该将相应的旧法废黜。最初,你认为这听起来很疯狂。但是今天有多少部法律法规?答案是10万、50万还是100万部?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认为这些法案都是与“密西西比人周二不允许吃酱菜”类似的东西?

安德森:现在有许多大型综合性法案,比如《爱国者法案》、《多德-弗兰克法案》以及《萨班斯-奥克斯利法案》等,它们都有1500页到2000页。又比如奥巴马医改法案,许多参议员和众议员后来曾表示:“我还未读过。”多年后我们重新回顾奥巴马医改法案时,法院可能称:“我们如何执行这些法律?”它们逐渐又都成了现代版“星期二禁止吃酱菜”法案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今天的政治家会分享你的观点吗?哪些人最接近你的未来描述?

安德森:乔治·麦戈文,我信奉麦戈文的自由主义。20世纪90年代是,中间派民主党人比较接近,包括克林顿、戈尔、乔·利博曼(Joe Lieberman)等。我的意思是,有我不喜欢的保守派,有真正理解自由市场经济的保守派。美国企业家协会的工作做得很棒。半数人可能称兰德·保罗是个天才,但另一半人被他吓坏。

未来只有两种人 机器人进步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曾说过,将来会出现两种人:接受电脑指令做事的人,告诉电脑去做事的人。

安德森:我拒绝接受前者的我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人们担心了数十年,害怕自动化将破坏经济。

安德森:没人喜欢谈论糟糕的过去。过去,农业工作非常可怕,农民早上6点就要醒来,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。工厂中不断发生事故,导致工人伤残致死。矿工极力保护采矿工作。这些工作都很可怕。而新的工作更好,中国是最好的代表。现在,印尼、越南也有所改善。每次富士康开设工厂,总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申请工作。在发展中国家,每个人都渴望进入现代工厂,因为其他工作很糟糕。通过不断改进,这种情况正在改善,工作变得越来越好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现在,已经有了清理酒店房间的机器人,它们不仅效率高,而且成本很低。可是酒店服务人员就要被削减,你的论点是他们可以接受再培训,参加不同的工作吗?

安德森:这又回到自由主义领域,我相信社会安全网。我认为在个人层面,这些改变是真实而重要的。从经济角度来看,你刚才的说法属于“劳动力过剩”谬论,因为酒店中不仅只有服务员。如果你去大城市的现代化酒店,服务员并不能代表所有员工。有人负责温泉,有人负责健康俱乐部,有人负责美食餐厅,有人安排当地旅游等。这些都是新工工作。如果你去100年前的酒店,这些工作都不存在。这是循环发展的功劳,随着经济增长,这些工作都能产生税收,然后支持社会安全网。

我们今天已经是一个非常先进的福利国家。假设如果工作没有改变更好,我们会因为保证服务员的工作而不去使用机器人。以前,酒店中需要有人少锅炉供暖,我们是否应该放弃现代供暖系统,重新将锅炉工召回?在冷冻技术出现前,有人专门切割运送冰块,我们是否应将食物放在用手切割递送的冰中储存?如果按照这个逻辑,如果你认为机器是敌人,那么你应该回到茹毛饮血和靠天吃饭的原始时代。如果那样的话,我们依然维持打猎-采集的生活岂不更好?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说我们今天已经是先进的福利国家,可是我们依然有数百万人处于贫困中。

安德森:消除贫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挑战。无论在美国还是在全球,我们已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让无数人摆脱贫困。50年前,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饥饿问题,现在我们面临大挑战是低收入、肥胖等问题。我们以令人震惊的速度脱贫,比尔·盖茨(Bill Gates)曾多次提及这一点。这是我们取得的巨大成就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不是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凯蒂(Thomas Piketty)的信徒,他认为国内不平等是个大问题?

安德森:我比任何人都不想生活在领主与农奴的世界,我不相信这样的经济能成功。实际上,我们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十分完善,我们有相当强大的社会安全网。我们的税率很高,我们产生庞大的税收,我们因此拥有更好的社会安全网。美国目前实行15%的全国营养增援计划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对于普遍基本收入(UBI)你有何感想?

安德森: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,即使自由主义者也相信UBI。他人们认为,福利的基本问题是你有个庞大的国家机器,官僚决定福利的发放,政府可进行家长式测试,决定你应该吃什么,你可以用食品券等买什么。忘记这个庞大的政府机器,只需要将钱分给人们,让他们自己选择如何花费,这才是自由主义者支持的观点。可是另一方认为,如果只给人们钱,你认为还有多少人愿意去工作?


《纽约杂志》:接下来咱们聊聊工作的性质。凯恩斯曾说过,当一切都自动化后,我们最后将没有物质需求和工作需求。我们的所有食物都可自动递送,合成打印……

安德森:我们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,但这不代表没有工作需求。凯恩斯是在20世纪20和30年代写下上述预测的,当时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:你是否足够的食物,房子里是否有供暖等。但他也犯了“劳动力过剩”的错误,认为我们只需要食物、衣服以及住房。他以为我们不想要温泉、心理学家、视频游戏、太空旅游、人造器官、失明者角膜植入、数以千计的新东西等。米尔顿·弗里德曼(Milton Friedman,美国经济学家)认为凯恩斯犯了错误,实际上人类的需求是无穷无尽的。人类永远不会满足。返回凯恩斯的年代,告诉他当时美国每位中产阶级父母都希望他们的孩子学钢琴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说你是对的,应用技术的加速发展让消费者感觉更好。但是对于生产者来说,却变得日益艰难。我认为亚马逊等公司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作为消费者,我喜欢亚马逊。我可以非常廉价地获得各种东西,亚马逊会送货上门。但作为在亚马逊出售书籍的出版商,这种力量让我害怕。Spotify也同样如此,作为消费者,我们比以往有更多选择,但制造商感觉受到挤压。我担心的是将来,如果人们仅是消费者而非制造者,他们会怎样对待我们?

安德森:不。它将人们同时视为消费者和生产者。同样的技术让人们成为更好的生产者。没有这些新技术,今天的你会成为更好的生产者吗?以音乐行业为例,看看20世纪80年代的重金属乐队,半数都可以卖出30万张专辑,他们在世界各地巡演,财源广进。即使在艰难时代,这些乐队也可以在生日派对上出现,甚至在高科技公司的午餐会上演出。人们不想再听Hootie或Blowfish,但在生日派对上观看他们的演出很不错,他们的出场费达2.5万美元。

另一方面,音乐唱片可能被寡头垄断。在20世纪90年代,音乐家们唯一能从他们销售CD中获得报酬是因为唱片公司都是定价销售。CD可能不值16美元,因为那是市场浮动价。它们之所以能卖出16美元价格,那是因为5家唱片公司联合操纵价格,由消费者买单。这也是为何消费者对数字音乐首次出现反应如此积极的原因。因为数字音乐打破了垄断,书商们也是如此,亚马逊打破了垄断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曾将20世纪的中产阶级称为神话。

安德森:有两类中产阶级。一类是历史上的中产阶级,他们其源自17世纪,是中产阶级的先锋,包括商人、摊贩、屠夫、面包师、店主等,这些人前往中国带回丝绸出售。但在20世纪40年代,其他工业化国家迅速崛起,可随着德日英等工业国家在二战中损失惨重,美国成为唯一没有受到太大损失的国家,为此成为工业品生产的垄断者。

出于历史的偶然性,我们充分利用了这个历史机遇。在1945年-1966年、1968年两次机遇中,各种各样奇妙的事情发生。其中之一就是新中产阶级崛起,他们普遍接受过高等教育,几乎没有竞争对手。日本德国都曾先后出新新中产阶级,但都分崩离析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曾发文称:“作为亿万富翁的问题是,当你的想法是个蠢主意时,没人会告诉你。”这是你所担忧的吗?

安德森:我不是亿万富翁,这也是我发现其有趣的原因,因为所有人都以为我在说自己。问题是,那些亿万富翁根本不理解这句话的意义,他们都是最后知道自己的想法是蠢主意的,因为他们感觉任何事都没有变。非常罕见的是,他们可能停下来反思,没跟人都比10年前的自己更成熟。这并非仅限于亿万富翁,也适用于总统、参议员、众议员、市长,以及任何执掌权力的人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那么你如何能够确保自己听取到诚实的反馈呢?

安德森:每天早上,我醒来后,有数十人会在Twitter上向我详细解释,为何我是个傻瓜,实际上这非常有帮助。他们让我保持警觉,我会看他们是否能说服我。我喜欢辩论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的办公室中有床吗?让你可以在白天的时候休息。

安德森: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拥有带门的办公室,原因是我的办公室中平生第一次有了沙发。因此,我可以在下午的时候小憩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风险资本家每天要做什么?我确信你每周要开数十次会议。

安德森:在某种意义上说,一年我只需要做15个重要决定。我们的终极追求是获得投资回报。我们是受到投资者的委托,他们信任我们,将许多钱交给我们投资。公司投资的目的就是获得收益,我们每年要进行15个大型投资,因此它们都是重要决定。一天结束的时候,我们就是要为这15个决定及其带来的结果进行反思。我的大部分时间是担任公司的创始人兼CEO,基本上都是在打电话中度过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知道你喜欢看电视,《Deadwood》依然是你最喜欢的节目吗?

安德森:一直都是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不是一部适应风险投资家的完美节目,因为其主要讲述淘金热和建立社会的故事。你认为自己是一位狂野的西部淘金者吗?

安德森:我确信自己是。《Deadwood》的剧情发生在达科他州,但显然加州才是“ground zero”。毫无疑问,我的全部生活都对新垦地的概念痴迷。如果你对美国人进行调查,询问他们是否想更长寿,你往往会得到出人意料的答案。

我觉得有两点需要关注。一个是有一种现象,随着年龄增大,许多人抵制新思想。这不是个别行为,而是集体行为。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不平等性。如果你再给人们20年或50年时间聚拢财富,财富将随年龄增长而集中到令人瞠目的状态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我讨厌“遗产”这个词汇,但当你思考人们对你一生的评价时,你认为自己最想要什么?网景?我认为,网景显然应该在你讣告的第一段中。

安德森: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你会买 Apple watch吗?

安德森:当然,尽管我一直不是一个好的试金石,但我几乎有每一种智能手表。


《纽约杂志》:通过我的了解,我发现你似乎不是一个热情的人。我是否可以认为你是个“不喜欢人”的人。

安德森:我喜欢抽象的人。

网景创始人马克·安德森(Marc Andreessen),网景公司,网景浏览器,marc andreessen

网站分类
友情链接
最新文章
联系我们